新闻网
[旧版网页] 白杨首页 | 

“我和春晚”特别策划专题

我和春晚|郝婧:用心耕耘,梦想花开

分享到:
来源:校友工作办公室    2021-02-15    作者:周偌伊 浏览量:20

郝婧,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文艺中心大型节目中心第一导演工作室导演。2016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总撰稿,2019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吉林长春一汽分会场导演,2021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创意节目导演,系中国传媒大学2002级戏剧影视文学专业、2006级广播电视艺术学电视策划方向(硕士)校友。

《中传人》:您是怎样的机缘加入到春晚团队中的?您于2016年担任央视春晚总撰稿,当初接到这个任务时的心情和状态是怎样的?

郝婧:非常兴奋。因为春晚撰稿是我工作以来一直很想尝试的工作。参加工作以来,我非常幸运,27岁参与了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仪式和联欢晚会的电视转播撰稿工作,28岁参与了上海世博会开幕式以及广州亚运会开、闭幕式的的电视转播撰稿工作。后来,作为总撰稿又参与了青歌赛、舞蹈大赛和小品大赛等大型电视赛事活动。我当时就在想,只有春晚没有参与过了,所以非常期待。

《中传人》:总撰稿在春晚中的角色和作用是什么?要做怎样的前期准备?

郝婧:可能每个人对于总撰稿的理解都是不同的,我觉得在任何节目中,不同阶段,撰稿承担的功能也是不同的。在策划阶段,撰稿辅助总导演拟定节目主题、基调、结构、架构等,对于节目进行整体的文案设计,并落笔成为策划文案。在现场阶段,撰稿要用文字对于节目进行穿针引线、承上启下、甚至是画龙点睛。总之,我觉得主持人串联就像一场节目的骨架一样。

对于每一场节目,我非常享受前期的准备过程,因为这是一个营养汲取的过程,比如做《中国民歌大会》就需要全面了解民歌的历史和故事,做《东西南北贺新春》就需要了解地域文化和城市精神,而春晚的准备工作更为庞杂。首先我观摩了历届春晚,并重点观看了主持串联部分,分析春晚主持词的内容和特点,第二,春晚是一年一度,所以我需要了解这一年的大事、喜事和要事,并考虑哪些年度热点可以应用在串联词中。第三,需要了解年俗文化、传统文化、流行文化,对于这两年来说就要了解网络文化,学会平衡电视语言和网言网语。

《中传人》:春晚总撰稿这一工作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应该具备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?

郝婧:我觉得春晚总撰稿最大的挑战是节目数量多,且题材丰富,而为串联词留下的时间又不多。所以春晚的串联词要极度凝练,既要活跃气氛,又要为节目穿针引线。作为春晚总撰稿,既要有政治高度,文化内涵、文字驾驭能力,还得有超强的心理素质。

《中传人》:从2016年春晚总撰稿到2019年春晚分会场导演,您对这一角色转型有怎样不同的体会或感悟?

郝婧:比起撰稿,导演要承担更多的执行工作,需要把方案落在实处。我觉得2019年春晚吉林长春分会场最大的亮点,是我们把汽车元素发挥到了极致,以汽车为舞台、以汽车为演员、以汽车为观众,充分展现东北工业基地的振兴,展现吉林长春一汽的特色。节目直播当晚,这个节目因“硬核”一词上了热搜,可见观众对于节目的认可。

  

《中传人》:您将担任2021年春晚的创意节目导演,能否介绍一下“创意节目”在春晚中的定位是什么?

郝婧:我理解“创意节目”就是区别于传统歌曲、舞蹈、语言等节目,它应该是跨界融合类节目,融合多种艺术形式,采用最为前沿的科技,对于2021年来说,创意节目要既有大屏的特色,也有小屏的特质。

《中传人》:创新一直是历年春晚团队面临的挑战,您如何认识春晚的“创新”与“传统”之间的平衡?

郝婧:我觉得创新不能脱离传统,基于传统的创新成功率会更高,也更有时代意义。

《中传人》:您参与了多年春晚的幕后工作,有哪些让您印象深刻或者难忘的故事或经历?

郝婧:两次比较难忘的经历,一次是修改最多的稿件,修改的次数多意味着精益求精。2016年的方案修改了十几稿,主持串联词修改了20多稿。另一次是最冷的经历:在吉林长春一汽分会场,晚上零下30度的情况下,为了三个虚拟镜头,大家在室外拍摄了将近四个小时。

《中传人》:您觉得在母校的求学生涯对您的人生意味着什么?

郝婧:母校的7年求学生涯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知识储备和智力支撑。本科专业是戏剧影视文学,学习的是影视剧编剧和电视文学创作,为我打下了坚持的文学基础和结构驾驭能力。现在看来,大一的基础课非常重要,中外文学史、电影史、文艺史、戏剧史、美学史等通识教育,建立的是一个人的审美标准和对艺术的初步认知。因为我相信,只有基础扎实,才能触类旁通。研究生我选择是电视策划方向,提升的是整体设计能力和节目策划能力,尤其是设置了品牌营销课程,拓展了目前的节目策划思路。

母校是点燃我青春梦想的地方,教给了我受用一生的宝贵财富,相信用心耕耘,梦想终会花开。

(编辑:尚新英)

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
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博